喝拿铁的时候看电影吧

不想写文章的摄影师
不是好音乐人
网易云:NUOMER
微博:糯胖团

1/2《千禧曼波》

逃离,或许是旧的结束,或许是新的开始



她跟小豪分手了。


小豪就是有办法找到她,打电话给她,求她回来。反反复复,像咒语,像催眠。

她逃不掉,又回来了。她告诉自己,存款里还有10万,10万块花完了,就分手吧。

这都是十年前的事了,那时候是2001年,全世界都在迎接21世纪,庆祝千禧年。

而十年后,我在DVD时代的尾巴上,被《千禧曼波》的封面吸引。

斑斓的灯光,迷幻的音乐,还有寂寞的灵魂,这些似乎都是王家卫电影的常用元素。但侯孝贤和舒淇的组合显然给予了这部电影另一种独特的效果。

电影的开场从林强缥缈的嗓音和悦动的画面开始,镜头里是一个女孩在天桥上行走的背影。她轻盈青春,所有美好的形容词放在她身上都不为过。

她16岁就出来玩了,几乎每个礼拜六,她都会跟朋友从基隆坐火车到台北。因为台北的酒吧多,乐子多,比学校里有趣多了。

她认识小豪,还是在和平东路的一家Disco Pub。那一天,她约了朋友一起去唱卡拉OK,结果被放鸽子,只剩下她跟萱萱两个女生。小豪他们一群人就走过来搭讪,约她们一起唱歌,她感觉小豪一整个晚上都盯着她看,有点沉默,有些害羞。

他们在一起了,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。和小豪在一起的大多数时候,她都很快乐。只是他似乎总害怕失去她,特别喜欢管她。

她高中并没有毕业,他不让她参加毕业考试。在考试前的一个晚上,他们住在一个宾馆,他故意不叫醒她,他不要她去考试,不要她离开他。

他们想住在一起了,在台北租了个房子,可是他们都没有上班。

没钱的日子并不好过,有时候他们为了两百块钱,要坐车回基隆跟他的同学借。

有一次,小豪偷了他爸爸的劳力士表当了八万块。被他爸爸发现了,打电话来问,他死都不承认,他爸就报警了。

还记得那天风很大,阳光很亮,警察来了,查到了当票,他们被带去了警察局。

Vicky一个人出门回来,小豪都会开始他的例行公事。他会脱去她的衣服,趴在她身上一寸寸地闻,检查皮肤上是不是有其他男人的气味。这看似暧昧的画面,却不带有任何欲望。

小豪常常检查她的皮包,如果发现没有地址的发票,他就会打电话去问,美其名曰需要补盖店章,其实只是想摸清楚她的行踪。

在手机没那么普及,还需要在公用电话亭插卡打电话的年代,小豪常常因为Vicky电话卡上一长排的电话孔责问她,甚至用热水瓶丢她。

她收衣服要回家,他又会开始哭着跪着求她。这样的戏码不知道要重复多少次,但换来的都是同样的结局。

后来交不出房租,房东就介绍Vicky到制服店上班。每天从家里到公司,上班之间,下班之前,小豪都会打电话来盯她。她晚回家,他会蹲在楼梯门口等她。他妒忌她有工作,可是他自己却从来不工作。他常常找朋友来家里,嗑药,打电动,音乐开得很大声。

所谓的制服店,就是夜总会,里面的妹妹会穿着各种各样的制服陪客人喝酒,她在上班的时候,遇见了捷哥。他们以前就认识了,捷哥常常送她回基隆,喜欢带着她到处跑。

捷哥身边永远有一堆人,总有一堆麻烦事。捷哥从来不拒绝任何人,所有人都找捷哥讲话,谈事情。

她知道捷哥是纵容她的,什么场合都带着她。他是喜欢她的,有时候他把她当作妹妹一样宠爱,有时候她又像是他的小弟兄。

小豪怎么可能忍受这样的关系,他跑到店里去找Vicky,说要找她单独说几句话。捷哥没说话,但他下面的几个兄弟拦住了小豪,在捷哥的地盘,没有人能不给他面子。

小豪剪碎了她的衣服,扔了她的东西,让她无家可归。她终于摆脱了小豪,这本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,但她却开心不起来。

捷哥给她烧了碗面条,让她去找一份简单的工作,说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
她在另一个Pub认识了竹内两兄弟,他们让她想起小豪,沉默,害羞。

他们的父亲是台湾人,母亲是日本人,他们在北海道的夕张出生,一个煤矿山城。那里现在已经关闭了,改成了博物馆,夕张还住着他们的外婆,开着一家很老的居酒屋。每年二月夕张电影节的时候很忙,他们的母亲要他们回来帮忙。

Vicky说,如果我去那里玩的话,可以来找你们吗?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。

Vicky跟着捷哥四处奔波,她以为她之后的生活都会是这样。直到某天早上,她发现捷哥不见了,他在前台留下了手机,留言告诉Vicky自己在日本有不得不处理的事,告诉她,如果想去,就直接去找他,但是不能告诉任何人这件事。

她记得东京那年下雪了,她带着捷哥留给她的电话,四处游荡。街上都是形色匆匆的上班族,学生,家庭主妇。她努力地让自己像他们之中的一份子,吃拉面,看电视。

她披着捷哥留下来的夹克,有着香烟和古龙水混合的味道。她知道捷哥是想念她的,才让她去日本。

她听了捷哥的话,去了日本,却没有等到他的电话,也没有再见到他。至于捷哥去了哪里发生什么事,没有人知道。 

那一年的年末,她去了夕张,去找酒吧里认识的竹内兄弟。

她走在大雪风飞的街道,看着店门口小孩子堆的雪人,突然想起了小豪。她觉得豪豪就像雪人,做爱的时候,太阳一出来就会化掉,那是非常悲伤的做爱过程。但是她知道,雪始终是要融化的,爱情也终究会逝去,没有一个人能陪你走完这一生。

那年,夕张大雪。这一刻雪夜中的她,牙齿白得发亮,笑容如孩童般天真没有烦恼


他们的爱都属于烈如火般的爱,不是没有情只有性,他们只是太爱了。小混子也有爱,真爱。太爱便过分,爱到想要对方无条件属于自己。这样的,不止电影出现,生活中更是比比皆是。

 

评论(8)

热度(141)

  1. Five毒舌影评君 转载了此图片
    码着 寒假去日本时看
  2. DOrceamn毒舌影评君 转载了此图片